《販賣一天》One Day of my Life for Sale, 2005


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

「幽舟」既是身體的隱喻,又是創作者某種既流離又具方向感的狀態,像船航行於漩渦之中,或像陀螺。首先,創作者好像在現實世界中航行、兀自打轉著,跟其他人,其他工作沒什麼兩樣,因為大家都認真地對待著自己的「工作」。但是其次,他們又是一群以流離為業的人們,一如駱以軍過去曾自稱為「遊民作家」一般,那種銘刻於創作者身體裡的流亡狀態,是自願,同時也是被迫的。